menu
  • 協力發展數位匯流環境

    字級設定:

    協力發展數位匯流環境

    通訊傳播科技匯流的發展趨勢帶動產業與市場劇烈轉變,政府治理思維與產業管理策略及管制措施亦須相應調整,以因應外在環境的快速變遷。惟數位匯流相關議題龐雜,涉及不同管制機制的協調、產業輔導獎勵政策等,實需要政府跨部會資源的高度整合及協力,同時應該進一步思考未來整體政府不同部門間的應有職能設計機制,如何在產業急速匯流與激烈國際競爭態勢下,讓政府走在趨勢前端,整合提出前瞻、宏觀的公共政策,展現高度行政效率與效能,並顧及各項政策應有的施政透明度、公正性與獨立性。

    為創造優質匯流生活,促進匯流產業發展,提升國家競爭力,行政院於99年12月通過數位匯流發展方案(2010~2015年),101年修正數位匯流發展方案(2010~2015年)第二版,研擬七大推動主軸(整備高速寬頻網路、推動電信匯流服務、加速電視數位化進程、建構新興視訊服務、促進通訊傳播產業升級、豐富電視節目內容、調和匯流法規環境)及相關推動策略。

    由數位匯流發展方案的規劃可以看出,各項推動策略均需要行政部門跨部會的緊密合作。以整備高速寬頻網路為例,即在交通部、經濟部、內政部及本會等部會共同努力下,可接取100Mbps寬頻家戶率從101年度的74.1%成長至103年度的89.4%,加計有線電視系統已達97%;光纖用戶數從101年度的387.69萬戶成長至103年度的444.3萬戶;無線寬頻網路帳號數則從101年度的925.89萬戶成長至103年度的1,160萬戶。

    此外,國發會於104年7月公布「ide@Taiwan 2020(創意臺灣)政策白皮書2」,針對基礎環境、透明治理、智慧生活、網路經濟、智慧國土等5大構面,規劃於109年建構具有「idea」概念的網路智慧新臺灣,塑造臺灣全民未來優質生活。其中基礎環境構面設定3大支柱,包括虛擬世界法規、資通訊環境整備及網路資安隱私,而「資通訊環境整備」的具體目標為優化資通訊基礎建設及建構超連結服務網路,前者將致力推動行動寬頻建設,並提升臺灣學術網路頻寬,促使臺灣邁向高速網路服務新世代;後者則期待藉由建構超連結服務網路,擴大創新運用與服務加值,奠定民眾數位生活與產業發展基礎,促進智慧生活與城鄉發展。

    匯流發生所憑藉最重要的基礎,在於穩定、優質的寬頻基礎網路,讓民眾可以藉由便捷、高品質且價格合理的網路接取,使用語音、數據、視訊等通訊傳播服務,讓產業得以發展如遠距健康照護、行動支付等加值服務。根據Cisco 預測未來5年網路訊務量的分析,雖然行動網路訊務量成長速度飛快,2019年固網訊務量比重仍將高達9成以上。此外,ITU研究認為,經濟發展與網路速率具有正相關3;因此,各主要國家均高度重視寬頻基礎建設,在亞洲國家中,韓國已經引進Giga級的網路服務,日本、新加坡也相當重視固網速率的提升。展望未來,我國相關部會仍需持續優化我國寬頻網路基礎建設,以提升固網寬頻速率,提供創新應用服務實踐的平臺。

    此外,因行動上網速度提升及手機、平板電腦等載具的多元化,民眾線上影音觀賞更為普遍、便利,如4K等高畫質產品與技術將會日益普及與成熟,民眾可享受更高解析度的精緻畫質,也將帶動新一波的數位內容需求。為充實多元數位內容的紮根工作,鼓勵產業投入優質的影音節目內容製作及產出,並培育相關人才,實有賴我國相關部會(如掌管影音產業發展的文化部、人才培育的教育部等)協力合作,相互帶動我國匯流相關產業與環境朝向更為成熟與凸顯自身競爭優勢的方向持續發展,進而掌握寬頻網路的核心價值及競爭優勢。

    Top